在《安藤忠雄论建筑》中

2019-07-19 14:04

这个门象征着从过去到现在,直至未来的中国历史文化的入口。同时,它也是通往全世界的门,连接着外面无限宽广的世界文化。我相信大家站在音乐厅的地方眺望那个海上的美术馆时,你一辈子不会忘记光线从海平面反射到空间里的感觉。安藤忠雄说。

理想就像投球,球不投出去就没有意义。建筑师要做一些保留人们记忆中的好的东西,所以很辛苦。安藤忠雄说。

发布时间:2010-06-30 18:11:31

大范围的钢跨弧形结构和漂浮在海面上的造型,都是该项目具体实施起来的巨大阻碍。安藤忠雄一直在设计能够与光、水、风等自然要素达成共鸣的建筑,自然要素往往从建筑的配角变成了主角。他的简单几何学构成的空间里,经常生成多样性的空间。而三亚世界之门的设计,是他为数不多采用了圆弧形造型的设计。

6月29日,日本建筑师安藤忠雄在上海发布了将建在三亚的世界之门项目设计。做建筑要带着理想和希望。安藤忠雄说。

在安藤忠雄的设计里,世界之门被分为两个建筑实体,一圆一方,圆的部分在海上,方形建筑在陆地上。海上的是美术馆,陆地上为音乐厅,中间通过一条通道连接。它的造型意味着是向大海敞开的大门。那个大门的底座,几乎与海平面齐平。

作为一位并非通过正规大学建筑教育出身的建筑大师,安藤忠雄不可复制的建筑设计,来源于他不可复制的人生经历。

我总是带着梦想和希望做建筑,不能接受大学的正规教育。建筑师要身怀理想,他应该喜欢有意思的、想法独特的东西。不能有什么用什么,他应该主动寻找,所以我喜欢把周边的一起设计,而不是只做委托的。安藤忠雄说道。

年近70岁的安藤忠雄,不再年轻,有点小弓背。尽管岁月老去,这依旧不能阻挡人们对他过往传奇经历的好奇,譬如如何从一位职业拳击手自学成为获得普利兹克奖的建筑大师。青春要带着目标去思考,就算到了70岁也还有青春。做建筑要带着理想和希望。他告诫说。

安藤忠雄的理想在旁人看来实在太细碎和乌托邦了,他期待用一些单纯的建筑来表达复杂空间传递的信息,他期待把自然的各个要素变成建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他也真的做到了这点,安藤忠雄48岁的时候,他的代表作日本大阪《光之教堂》竣工,冰凉而寂静的清水混凝土中,光束顺着墙上的十字架空间倾泻而下,如同燃烧的十字架。他把光变成了建筑中的焦点。

1965年,当24岁的安藤忠雄阴差阳错来到印度圣地贝拿勒斯时,他预感到了今后人生轨迹发生的巨大变化。在《安藤忠雄论建筑》中,他详细描述了这种预感:恒河里有许多人在沐浴,旁边还在火葬死者。异常的恶臭,强烈的阳光,漫无边际的大地,这一混沌的影像将人生存的意义全部显露了出来,并产生一种震慑的威力。我独自一人坐在岸边,不停地问着自己,人到底是为什么活着?1969年,安藤忠雄开办了安藤忠雄建筑事务所,开始了另类的建筑师人生。

当三亚打算投资30亿元打造一个集高档商务、旅游休闲为一体的度假区时。他们找到了日本建筑师安藤忠雄。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当我最初提出这样一个方案时,70%的人是反对的。要花太多钱。安藤忠雄说。

一个巨大的类似弧形门的建筑漂浮在海上。这个未来三年内将在三亚鹿回头半岛完工的建筑项目,被称为世界之门。设计师为日本建筑师安藤忠雄。6月29日,安藤忠雄在上海发布了这个新项目设计。